武功山景区论坛武功山景区论坛驴友之家 → 穿越武功山(文字版)


  共有861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穿越武功山(文字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晚风
  1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43 积分:38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9/3/29 12:54:00
穿越武功山(文字版)  发帖心情 Post By:2009/3/31 21:14:53

(安福-红岩谷-蛤蟆石)

南昌到安福的大巴票价60元/人,19:00准时从长运开出,沿高速公路急速行驶,22:30分到达安福。夏日美夕早早的就让人在停车处等候了,并且已经预订好了一辆7座的松花江小巴。在安福的街边,每人吃了盘鸡蛋炒粉,但在随后的山路上,这盘炒粉让药后悔不已。在安福稍适整顿,补充了少许水后,中巴就上路了。从安福到洋溪都是柏油马路,相当的好走,车过严田不久,天上就大雨滂沱,让人十分担心后续的行程,药的出行帖中人们对此次活动的“祝福”似乎一一都在兑现。

车过洋溪,阵阵的暴雨变成了绵绵的小到中雨,雨虽然没有停,但这样的雨还不至于影响到行程。洋溪到钱山的路是乡级土路,路面的坑坑洼洼使车子开始有些颠簸了,车过钱山,就是典型的山路,路面满是碎石,颠簸就更加剧烈了。山路崎岖,人们的胃也随着车辆的颠簸,开始上下的颤动,人们在车里相互挤压着,内脏也在肚子里相互挤压着,先前才吃下去的安福炒粉,开始在胃里蹿动,拼命地想冲出喉咙管。坐在后排的药无比感慨地说道:以后从安福上武功决不先吃东西。有几段山路的坡度比较陡,路面也比较复杂,人要下车步行一段才行,车在钱山钨矿加了些水,让沸腾的水箱冷却了少许。快到停车点的时候,我们下车步行,远远地就听到了犬吠声,美夕呼唤着犬的名字“小黄!”、“小黄!”,那条狗呜呜地跑了过来,围者美夕直转。这是条大黄狗,还带着几只小狗,看来美夕和这里的人是非常的熟悉了。我也学着美夕叫着“小黄”,那“小黄”跳着要舔我的手,这狗太大,我怕它会咬着我,一下把手缩了回来,只摸了摸它的脑袋,搔了搔它的下巴,算是相互认识了。一路上的颠簸,几乎让人失去继续前进的意愿,已是午夜了,人们想就地宿营,但考虑到明天要从这里直接上到金顶,会比较吃力,于是决定连夜上到观音庙宿营。从停车场出发徒步上山是一段连续的上升山路,过后是一段起伏的山路,然后是一段下坡,感觉下的比较深,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高度,最后,快到观音庙的时候,就一直是上升的石阶路。一路上,黑夜、小雨、还有低温产生的雾,使得山路异常的湿滑难走,光光数次的拜访周公,如此地虔诚,也让我们在路上花费了不少时间,到达观音庙,已经是2点多了。观音庙的地势非常开阔、平坦,如果是晴天,这里可以搭许多的帐篷。为了避免雨水的骚扰,大家都在门廊里露营,在地上铺了2块地布,7个人就按呼噜声大小,依次排列铺位。夜里,我睡的迷迷糊糊的,耳边一直萦绕着邻铺晓仁的呼噜声,直到一声钟响,一阵鼓声,接着的是木鱼和颂经的声音,那些恼人的呼噜声立即消失了。那一声钟响,将我带入了梦乡,让他们再聆听早课的同时,也欣赏一下我的伴奏声。“筑犀利卵东西嘛,拷了个格又拷尔个,有完冇完哦。”药的一声抱怨,又把我吵醒了,我数落了几声,在婉尔、柔和的颂经声中,又赴瑶池和仙女约会去了。

稀稀沥沥的几点雨水洒在我的脸上,我激凛一下起身,以为雨水淋湿了睡袋,用手一摸,还好是干的,原来是屋檐滴下的雨滴,被风吹散了,飘洒了进来。我看了看钟,已经是7点多了,赶紧起身穿衣并收拾起东西来。屋外还在下着小雨,庙里住着的老人一再对我们道歉,说不应该让我们露宿在房廊里,我们说没关系,都有卧具的,不会冷。只有美夕,因为没有带防潮垫,在地布声睡着有点冷,天亮边时,到房里去睡了。老人已经为我们煮好了一大盆的稀饭,招呼我们吃早饭,大家轮流在灶堂前烤干了湿衣服,一边喝着热腾腾的稀饭,一边解决自己携带的干粮,努力减轻着自己的装备,这时候,请别人吃自己的东西是要花银子的哦。从观音庙到金顶的距离不太远,只要个把小时的时间,但都是上坡的路程。8点多钟出发的,10点不到就到达了金顶,一路上几乎都是石块路,而且,没有叉路,只是在快接近金顶的时候,有一条叉路,左边是通向金顶的,右边不记得通向哪儿了,药补充一下。在叉路口的三角地插着许多的燃过的香,香的前面垒着一堆石头,应该是什么神的神位,只是没有特定的神像,在许多地方,象这样的神位大多是土地的神位,这个可能是山神的神位吧。因为没有带香,我捻着手里的佛珠,念了一声佛,在心里默拜了一下,愿山神保佑我们吧。

南下的冷空气,裹胁着雨水,和我们同时到达高海拔的武功山上。早上,雨虽然停了,但山上却起了浓浓的雾,担心的事情都发生了,大风、暴雨、浓雾,就差下刀子了,呸呸!乌鸦嘴!从观音庙登金顶的路上,一片白茫茫的,除了脚下的路,十米开外什么都看不见,间或有几位下山的人都说,上面什么都看不见,一点意思都没有。一路上,药就担心山上会有雾,这样就无法从发云界穿越到羊思幕,因为在雾里根本就看不清前面的路,更不用说判别前进的方向了。穿越是要放弃了,既然上山了,就到顶峰呆会了。天冷了,游客少了,山上木屋的主人们也纷纷的下山了,许多木屋都空着,我们住进了6号木屋“平安客栈”。中餐继续减负,大家把自己携带的食物聚集在一起,过起临时共产主义的生活来,买了些客栈自己酿的用药浸泡的谷酒,10元一杯,真TMD黑。酒还马马乎乎,喝下去暖和了许多。吃完饭,闲着无聊,原本想就开始撮麻,但新到的一批游客占据了位置,于是,借着酒兴,干脆上白鹤峰转转。天上的雨虽然停了,但是,风吹着云雾也是湿漉漉的,云雾依旧是浓浓的,四周白茫茫的,什么也看不清,不知道自己是身在什么位置。金顶还是原来的金顶,石碑还是那块石碑,数字依然还是那些数字,什么都没有变化,想必若干年后也不会有什么变化,能发生变化的只有那些莫测的风云和被风云左右着的周围的景色。冷风吹过后,山上的绿草已经显现出枯黄的色调了,大自然鬼斧神工,冷空气像一只无形的大手,一下字抹过去,把整个山区大大小小的山头的颜色都改变了。在山头上转了一圈,从白鹤观转到了求子坛,转到一个叫张仙府邸的小庙发现,坐在主座的边上还有一座莲台,上面的座像比其他所有的塑像都要高大,仔细一看,原来是观音菩萨,我真不知道历史上还有这样的典故,不知道是在何年何月,观音老母曾拜访过张天师。劳动人民的创造力真是无穷的,道教文化是中国的本土文化,而佛教文化则是外来的,将外来的佛教文化和中国本土的道教文化相结合的如此经典,恐怕在别处也难得一见吧,旅游文化的开发到了这样的地步,也真是令人啼笑皆非了。新来的这批游客里有美夕的领导,由于我们决定从红岩谷下山,美夕就决定和他们一起回去了。原来美夕是建议我们从温泉下山的,但是,途中要穿越几条溪流,考虑到这几天雨水较多,估计要溯溪的,担心溪水会比较大,加上天气凉了,所以就放弃了,等水少的时候再走那条线路。美夕倒是很想和我们一起穿越的,她以前也没有走过发云界和羊思幕的线路,既然穿越不能继续,从红岩谷下又是往萍乡方向走,回安福较困难,所以她就先返回了。

晚饭在客栈里点了几个菜,无非是些山里的木耳和熏肉之类,加上中午的一点剩酒,算是FB了一回。山上的东西出奇的贵,一只土鸡就要了100元,这顿饭的价格也不菲。中午将近4个小时的睡眠,到了晚上大家的睡意全无,巴掌大的房间里,支起一张折叠桌,就算摆开可战场。房间又矮又小,放进一张桌子后,门就成了多余的了,进出房间时,人必须站在右边的床上,还要将鞋子拿在手里,然后将桌子紧紧抵住坐在里面的药的肚子,凳子要放在桌上或者房梁上,这样才能开门。最可怜的要算宝马,这样的大块头身材,简直就是在受罪,狠不得要把自己折叠起来才好。每次开门后,药都要唱一声“给我一点空间”,而宝马则不停地更换着肢势,看那种肢势能带来更好的运气。就这样,折腾了大半夜,才淘换了一点茶水费,晓仁的运气似乎要好的多,一上桌就来就给大家来了个下马威,大概是下午喝了求子坛里的神水的缘故吧,于是,后来大家都纷纷吵着要去喝水了。21点钟左右的时候,药出去会小赖,回来说好象是弄丢了什么人似的,次日早上,我也见到了这位久闻大名的小赖,一位瘦小而精干的武功山神驴。外面的气温变的很低,风呼呼地吹着,房间里面却没有一丝寒意,23点左右大家散场各自休息去了,睡觉前,药说:明天让秋雨先走,秋雨走了,天就放晴了。一夜无梦,一觉睡到天亮。

次日早晨,欢呼的声音把我唤醒,秋雨还在,但云却散了。色驴们纷纷拿出快要发霉的家伙,色迷迷的对武功山各个山头开始扫描。真可惜这样的天气来的太晚了,若是昨天有这样的好天气,现在恐怕已经在发云界的九鳅落湖了。天仍旧阴着,但云层已经没有昨天那么厚了,视野开阔了许多,山脉也显得层次分明,没有阳光的武功山依然是那么富有个性和魅力。浑圆的高山草甸已经是黄绿相间了,那连绵的气势却仍不失其韵味,蒸腾的云雾衬托着的山峰依然是那么的俊秀。如果说,把江南第一高峰黄岗山比做是伟岸的男子的话,那么这名列江南第二高峰的武功山,则是位披着绿色薄纱美女。一个纵贯于江西的东部,背靠大海,面向西方,另一个横亘于江西的西部,由西向东伸展,似乎要投入他的怀抱,他们像一对恋人般遥相呼应着。难怪,户外的女子大都向往着攀登黄岗山,而男人们纷纷的投入武功山的怀抱,就拿那位户外大名鼎鼎的色驴来说,就已经是第七次亲临她的芳泽了。

大伙早早的收拾好行装,按照既定的计划,沿着游步道向红岩谷进发。红岩谷仍然属于金顶景区的的范围,从白鹤园过万宝柜,其间,在分叉路口,向下可以看到缆车索架,左边的道路就是通向中庵,那是索道的上站。向右下游步道,走一段土路,翻过几个山头,远远地就可以看到有两间木屋,那就是传说中的白云客栈。脚下,有一条向右的岔路,远远地指向另一个山包,询问身后的光光,才知道那就是通向发云界的路,原本我们是要走这条路的。我看了看远处,路转过了山包,看不到山那边的样子,心想:这条路以后肯定是要走的。转身走向白云客栈的时候,心里面有些涩涩的。白云客栈有两间木屋,木屋破败的只剩下了个架子,其中一间小的已经倒塌了,看来已经是很久无人居住了,但其结构仍能看到每间房间和房间里的床,以及一口没有了锅的灶台。这倒是很适合驴友们扎营休整的好地方,有些床板还能睡人,不需要搭帐篷就能遮风避雨,枯干的木头可以用来点篝火,只是要注意不要把木屋给点着了。由于携带的水已经够用,我没有刻意去留意水源,据说是有水源的,具体在什么位置就要问药和光光了。在白云客栈稍适休整后,从木屋边的一条小路穿了下去,路被树枝遮蔽着。不经意还不容易被发现,秋雨就是由于多耽搁了一会,和队伍脱离后,居然一时还找不到路,经过高人指点才顺利和大家会合。通过一段似鲫鱼背的山路后,前面的视野豁然开朗,远处山峰连绵,峰峦叠嶂,近处巨石高耸,松枝舒展,山谷里云雾缭绕,妖娆地蒸腾着,似仙女飘逸的裙纱,游步道在其间若隐若现,仿佛是穿绕在裙纱间的丝带,不远处的山头,双峰耸立,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双狮望月了。望着这风月无边的美景,色驴们又纷纷比赛发起骚来,都希望自己也能成为这山中的一景。顺着游步道往下,一会儿就沉到云海中去了,人在云雾中穿行于游步道上。转过一个弯,前面出现了铁链护栏,这是“一线天”。一线天有台阶1410级,石阶陡峭,有的地方还不足一个脚掌的深度,双脚很难走,要脚跟着地,呈丁字形站脚才稳。我是学的卓别林的鸭子步子,走八字下去的,当然,下去的时候将背包带子调松些,让背包有点下坠感,产生向后的拉力,同时,将登山杖调长一些,以防止重心前移而失足。穿过一线天后,转眼看见一个高大的绝壁,直壁的角度接近90度,水贴着石壁流下,淋淋洒洒,溅落下来,云雾起时,看不见崖顶,好似天降甘霖一般。这便是著名的“金壶洒酒”。在山顶的时候就听见轰轰的水声,听方位好象是从左边的山谷里传来的,但光光说应该是右边,从地图上看,应该是右边观音宕瀑布的声音,声音经山谷回荡,因而,感觉是从左边传来的,实际上,金壶洒酒这个红岩谷最大的瀑布,里山顶的距离还很远,在山顶是听不到它的声音的。从一线天下来,几乎都是在山谷里穿行,经过一线天的大幅度的下降后,后面道路的落差已经不大了,基本上都是缓缓下行的台阶路。在金壶洒酒休息了片刻,把携带的食品解决干净了,补充了些体能,随即便继续上路了,很快就追上了在前面先行的晓仁和光光。光光还是用着他的双杖不紧不慢的走着,我却大步流星地几乎是跑步着。下山的时候,人们大都觉得膝盖的压力很大,下山的路走的久了,膝盖就会疼的厉害,队伍中有许多人都感觉是这样的。我在和九江驴友一起穿越庐山是也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后来,想起论坛里有帖子说起过关于下山如何避免损伤膝盖的文章,大致是说要用脚尖着地,用大腿肌肉带动小腿肌肉运动,从而可以避免膝盖过度受力而导致损伤。在运动中,我也不段尝试用各种不同的部位发力,确定受力点的不同位置,后来发现,在下坡是如果能甩开步伐,腿部的肌肉均匀用力,膝盖的压力自然小了许多,用大腿的肌肉带动小腿的肌肉用力,力量是通过肌肉传递,而不是通过骨骼传递,这样膝盖腕骨的压力也自然减小了许多,这些都是自己在运动中的感觉,是否有科学依据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下山后,我自己的膝盖是不疼的,但小腿的肌肉却酸疼的要命,要很长时间恢复。红岩谷的景点多以水为主,间或穿插林木景点,在红岩谷中从金壶洒酒开始,由于山体的断层而形成的水流的跌落,从而形成许多瀑布景观。著名的有情侣潭和红岩谷瀑布,红岩谷瀑布是有许多硕大的平面巨石组成,溪水从巨大而又平滑的石面上流过,形成独特的流瀑景观。看着树荫掩映下的,薄薄的溪水流过的石面,真想在上面睡上一觉。红岩谷中有一处独特的林木景观就是“一木长林”,所谓“一木成林”是因为一颗树干分支出许多树枝,以至于一颗树就可以成为一片树林。“一木成林”由一个树干分支出16个分支,长出了16个独立的树木,远远看去,就像一片小树林一般,故得此名,这是号称八百里武功山唯一的一颗有如此多分枝的树。在红岩谷的入口,有个红岩谷山庄,是个可以FB的地方,那里有你可以想象的出的让人享受的东西。如果,你带个旅游团,这倒是个不错的去处,那里有样东西是别的地方没有的,那就是武功山甜茶。武功山甜茶并非是一种茶叶,实际上就是一种类似甘草的植物,用水浸泡后有甘甜的滋味。只是不知道是否真的有宣传上所说的那些功效,亦或那只是旅游地区的一种宣传罢了。蛤蟆石是红岩谷的起点,也是这次穿越的终点,我们将在这里乘车前往萍乡,再返回南昌。在游步道和公路的交叉点上,路口有个收费站,里面有三三两两的人在伸头看着我们这群从山里下来的背着背包的游客。据说,可以从旁边的什么地方绕过收费站,进入红岩谷,或者,在深夜,也能悄悄地从这里潜入吧。以后,如果有朋友从这里进入武功山,不妨可以试一试。

从安福和芦溪的地图可以看出,进入武功山区有许多的线路。我第一次上武功山是由民革萍乡市委和芦溪支委安排,从武功山山门进入的,从石鼓寺过尽心桥,顺游步道上中庵,最后登上海拔1918.3米的金顶白鹤峰,那时还正在修建索道,说是索道修好后,可以少走一半的路。这次,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穿越武功山,虽然距离出发前的计划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无论如何,这也是一次穿越,何况,我以前还没有走过这条线路,对我来说,这次穿越并不是失败,而是一次机会,一次从各方面了解武功山的机会。从对武功山的开发程度来看,芦溪地区的开发力度要大很多,旅游设施也比较完善,比较适合属于FB类型的旅游团出行;相对而言,安福方面对武功山的旅游开发的力度就小了许多,除了对山林资源开采的需要而修建的碎石公路外,许多上山的道路,都几乎呈原始状态,当然,旅游设施就更谈不上了,这到适合户外的驴们进山了,因为,跟本谈不上收费的问题。另外,从安福方面还有温泉资源,也是驴友们可以FB的一个地方,只是,从武功山下山前往温泉的路上需要经过许多溪流,在雨水季节或雨水丰沛的时候,要考虑溯溪的情况,其中包括水文和气温等因素。武功山在某些地区虽然已经开发的很好了,但相对于庐山而言,其开发程度还远远不够。因此,还有许多原生态的景色值得人们去欣赏、去体验。本人非常钦佩药的七进武功的精神,从他的视角也能很好地激励人们从不同的角度去审视武功山,去亲近这位依然裹着神秘面纱的美女,期待着下一次另一条线路的武功山穿越。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穿越武功山(文字版)








签名